世界上最难处理的工业废水集中在中国?

曾有舆论认为,世界上最难处理的工业废水都集中在中国,这个说法虽然有些偏颇,但也不无道理。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工业以密集且高速的态势发展,发达国家产业转移之潮同时也降临中国,工业产生的三废问题挤压着本就脆弱的生态环境,工业废水目前面临哪些难 阅读全文>>

曾有舆论认为,世界上最难处理的工业废水都集中在中国,这个说法虽然有些偏颇,但也不无道理。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工业以密集且高速的态势发展,发达国家产业转移之潮同时也降临中国,工业产生的三废问题挤压着本就脆弱的生态环境,工业废水目前面临哪些难题?工业废水处理的困难既有技术方面的原因也有市场方面的原因,还有宏观环境和管理方面的原因。主要问题如下:

工业废水处理技术特别复杂
对治理工艺的选择要考虑很多方面,包括污染企业的生产工艺,有些企业投资不够,没有处理好废水;有些企业投资充足,却由于后期管理不善导致出水不达标,也没能实现预期效果。此外,工业废水的成分复杂,不像市政污水污染物单一,技术相对简单。

工业废水处理技术水平有限
从目前掌握的技术水平看,国内很多工业废水的处理在理论上是达不到标准的,也许检查时能应对,但是不能达到真正的长期稳定运行。如制药废水、味精废水等,处理难度很大,现有的技术水准还有待提高。

我国经济还不是很发达
不仅废水难处理,对经济贡献大的高产污企业还会继续存在。就制药行业来说,我国很多制药厂是初级制药,产污量很大。国外药厂把这些初级产品买走做一些化学加工以提高药效,这时的产污量比较少,产生的价值更多。但是,我国的制药生产技术没那么发达,只能“干笨活”,不仅附加值有限,还造成了环境的污染。

工业园区废水处理问题
工业园区本意是将工业废水集中处理,但在现实运作中又造成了新的问题。工业废水都集中到一起后,末端建有公共的集中式污水处理厂,每个工厂的废水要处理到一定程度才能进入污水处理厂,结果是容易处理的污染物质工厂都自行处理了,到了末端的污染物质大部分都是难以处理的,最终导致污水处理厂运行负荷非常高,无法切实有效地实现污染物的削减。

“负效应”问题
有些企业的环保意识淡薄,企业本身不想在废水治理方面投入太多,这些逐利的企业认为工业废水的治理除了应付环保部门检查以免被责罚外,并无益处,反而还会增加企业成本。企业的趋利性为工业废水的处理形成了阻碍。

市场混乱问题
承接工业废水治理项目的治污企业和环保公司良莠不齐,由此在行业中形成了恶性竞争,导致一些曾经致力于工业废水领域的企业在遇到机会时纷纷转型。

规模效应问题
很多工业废水处理项目的单子不够大,与市政污水处理相比,难以形成规模效应,产生大企业。虽然这个领域也有优秀的环保公司,但是很难像市政污水处理企业那样日处理规模达到百万甚至千万吨。

商业模式问题
每个环保公司都有出奇制胜的生存之道,但其主要模式仍为“设计、采购、施工”,其他普遍适用的商业模式仍在摸索中。

“零排放”误区
我国推行工业废水处理零排放已经多年,但实际上,真正意义上的零排放是做不到的,我国目前也不存在完美的零排放案例。零排放的误区使很多企业盲目地上设备,上技术。

排放标准难落实、监管不严问题
监管不严、“一刀切”、脱离实际是一些行业排放标准难以落到实处的主要原因,工业废水处理行业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针对新形势下排污企业面临的达标难题,为积极应对新形势下的新挑战,大力普及针对难降解有机物的绿化高级氧化技术和针对总氮的新型生物脱氮技术,力争解决工业废水污染控制的技术瓶颈问题,由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和上海荷瑞会展有限公司联合举办的“2019工业废水提标改造的新技术、新设备高级研讨会”已于2019年6月3-4日圆满结束。



会议现场回顾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原副院长兼总工程师的夏青、中国市政工程华北设计研究总院的总工李成江、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教授马鲁铭等数位专家出席会议并发言。本次研讨会探讨了“污水处理绿色高级氧化技术”和“低碳源污水新型生物脱氮技术”,介绍理论研究进展和工程应用案例,全面、系统、深入地进行案例讲解与剖析,同时针对多个行业深度处理过程中产生的热点、难点和盲点问题,开展互动与交流,倡导学问并重,积极营造创新分享的企业环境文化。

第十二届上海国际水处理展览会已于2019年6月5日落下帷幕,第十三届上海国际水展将于2020年6月3-5日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虹桥)举办。“2020工业废水提标改造的新技术、新设备高级研讨会”也将于展会同期举办,敬请关注上海国际水展官方微信,及时获取展会及会议进展。此外,上海国际水展与同期五展形成了全产业链格局以及强大的规模效应,为观众提供了完整的全产业链环保技术与服务解决方案,届时将呈现更多精彩,期待您的到来。